刘德良:搜索引擎业务应明确分类
2016-05-06 11:51:52
  • 0
  • 0
  • 1

核心观点:(1)搜索引擎业务应分类;(2)执法机构应完善广告法,搜索引擎的竞价排名算法需进行法律备案。

一.搜索引擎业务应明确分类。

我觉得这个事件呢,我是去年曾经写过广告法,其实在广告法之前在修订的时候,我已经呼吁过,已经写过文章,应当说这个竞价排名是属于广告法当中的一种,以前在国家工程总局召开有关会议上我也提过,但是广告法很遗憾通过了以后没有竞价排名,互联网上的都是竞价排名,这是很显然的一种广告发布形式,所以这个事件我觉得可能不知道是一个什么原因,为什么广告法里面没通过,这个广告法是谁搞的,回来得问一问,这里面我估计背后的人有某些问题。我想讲几个方面:

第一,搜索引擎到底有什么作用?在毒奶粉事件,七八年以前我们就曾经搞过,有一次国家工程总局和消协搞了一个专家会议我过去了,我也发言了,最后是消协报的完全没有我的发言,我很恼火,几个星期一过看到网上篡改我的发言。有好几次有被媒体篡改的,所以我讲搜索引擎其实最开始的时候,从它发展最开始的时候就是媒介信息交流双方的,主要的功能是媒介信息交流的,后来人们发现搜索引擎还可以做广告的。所以在这里面我想搜索引擎的业务分类,以前我也公开,包括甚至工信部也提过这个建议,就是搜索引擎以前的算法是个什么所谓的商业秘密,不公开的,以前我曾经多次提过这方面的问题。那么我们现在提出搜索引擎一定要区分,就是它一般的业务和竞价排名,就是商业推广,一定要分类,要区分。以前我曾经多次提过,1996、1997年谷歌当时在美国因为这个事件,好像最后是被和解了。从那以后谷歌就开始区分,左侧的就是一般媒介的,一般搜索的,没有人工篡改的,右侧就是竞价排名的,所以我们那个时候也呼吁要学习谷歌。所以呼吁了这么多年,到现在你看看很多的搜索页面上,有的尽管也搞成竞价,但是它那个竞价和非竞价搞在一起,左侧右侧不分,左侧也有混在一起,所以这一块我想就是可能尽管我们的上层有意识想发展我们的互联网产业,但是有的时候是眼前利益,有的是长远的,所以互联网产业如果要健康的发展,没有序是不行的。

二.执法机构应完善广告法,搜索引擎的竞价排名算法需进行法律备案。

通过最近曝光这个问题的时候我觉得未来一定要求他们分类,严格区分。刚才肖教授讲了竞价排名是广告,那么你在任命上没有问题,针对不同的多少人来进行商品和服务的营销,符合你利用广告平台,搜索引擎就是一个广告发布平台,和各种媒体,包括电视都是一样的,从法律适用上没有任何问题,但是为什么广告法上面没有把它规定出来?然后你看我刚才在微信群里面打开就看有人说2008年的北京市海淀区工商局处罚谷歌,后来有个姓田的田先生,告了我们的一个搜索引擎公司,向工商局举报,北京市工商局最后不受理,又打官司打到法院里面去,这个是有这个问题的。所以其实从认定上来讲,就是我们现行的法律绝大部分是可以适用互联网的,但是可能像这种竞价排名可能有的人,比如说工商局他就说不是,所以可能如果立法没有明确规定的时候,可能导致人们的理解稍微混乱,所以有的主管机关就围绕某种理由,某种利益就说不属于这方面。所以在制定广告法的时候,我强烈要求要搞进去,但是很遗憾没有搞进去。但是后来工商总局搞工商法的实施细则里面搞进去了。在这一块,我觉得这个搜索引擎一定要区分。所以搜索引擎要承担社会责任,社会责任源于哪?至少它的一般的媒介作用,所以一般业务,为什么要区分广告,就是竞价排名和一般业务?竞价排名是商业的,要遵循广告法的有关规定,广告法的规定里面还有一般广告和这里面的医疗、药品,甚至食品这些涉及到人民健康的这些东西,它审查标准更严格,不能随随便便的就发布广告。所以在这一块的时候,竞价排名是可以的,但是现在把它串在一起,如果不分的话就导致它的所谓的算法,我的算法是没有人为干预的干预,我们一般的老百姓很难判断。以前我多次提出要把这个算法备案,他往往是以商业秘密为借口,所以他不备案到时候出现了问题,到底修改没修改,他篡改没篡改搜索的结果我们没法儿核对。所以我刚才提到要区分两类不同性质的业务,它的一个基本前提就是搜索引擎的竞价算法要备案,因为你算法不备案,他往往在以所谓的我没有篡改,一般业务里面夹杂着某些广告,所以在这里面的时候,你尽管我们未来的法律可能要求它区分竞价排名和一般的,但是怎么操作。它往往会用广告的形式混杂在所谓的未接串联的一般业务当中。所以我们要把算法要备案。

我想这个个案本身或者这个事件本身有很多人评论了,我就不评论,我单独用法律问题来证明。有好多这些不正常的案件都是与竞价排名有关系,当然这里面我看到了是不是垄断的问题,我估计上层未必现在适用这种政策。所以我也感觉到这个是值得大家去探讨的。

(刘德良,亚太网络法律研究中心主任。本文为刘德良在百度舆论风暴特别研讨会上的发言)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